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成果
周少来:西方治理失效,根在“民主失灵”

文章来源:环球网 时间:2022-05-01

民主体系是国家治理的基础性制度,民主的有效运转是国家治理绩效的制度保障。近几年来,西方民主国家频繁陷入治理失效之泥潭,甚至导致政治动荡和社会混乱,究其根源,是民主制度的僵化和失灵。从西方民主运转的制度逻辑来看,其制度性缺陷和漏洞如下: 

多党竞争的极化恶化。西方民主体系,其运转的制度支柱之一是多党竞争,每一个政党都以夺取政权和干预政权为宗旨,“选票最大化”是其根本竞争原则。在“选票激励”下,政党机器不惜以极端话题刺激和吸引中间选民,在底层民众中煽动民粹主义激情。执政党为保住政权,竭尽所能许诺“口头福利支票”吸引选民,反对党为夺取政权,对执政党的法律政策“一概反对”,甚至不惜“为了反对而反对”。所谓的“忠诚的反对派”在选票争夺战中,不再“忠诚民主”。多党竞争民主的极化恶化,在权力的恶性竞争中,走向彻底的“否决政治”游戏。 

政治整合的撕裂和碎片化。作为国家机器核心动力的政党竞争,不断地拉锯式极化恶化,必然导致整个政治整合的断裂和裂解。一是传统的政治大党,其权威性和凝聚力不断流失,不但党内派别纷争不断,也不能有效整合其背后的利益集团和选民群体,甚至依靠党外的民粹群体来给党内大佬施压,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过程中即用此方式。二是各类小党纷纷崛起,德国的传统两大党,在2021年秋季的大选中获得的选票加在一起不到50%。从极右翼政党、民族主义政党到生态主义绿党以及各种另类新党纷纷粉墨登场。一个几千万人口的西方国家,就可能有30-50个另类小党,甚至“5%选票门槛”也无法阻止另类小党进入议会。“大党失落、小党崛起”的竞争格局下,各党派都各自为自己背后的利益集团和少数民众而战。多党竞争混战中,政治体系中的对抗性机制被无限放大,所谓的民主机制根本无法汇集民意,各个政党都在利用自己所占据的政治机构和公共权力,来对抗和否决对方的法案和政策。政治整合力和民主统合力被不断裂解,政治碎片化越陷越深,国家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无从谈起。

国家治理的无能和失效。多党竞争的极化恶化,不断刺激和激励着各个政党背后的利益集团,为了实现各自的局部利益而无情恶斗。政治之恶和人性之恶同时不断被激发出来,政党内部的派系之斗,政党之间的夺权之斗,联邦与州政府之间的央地之斗,国会与总统之斗,立法权与司法权之斗,直接引发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权力之斗,衍生出社会选民之间的撕裂和争斗。所有的这一切最终导致政治整合机制“卡壳”、甚至政府关门停摆。国家治理的有效法律政策迟迟不能得到制定和执行,国家治理的无能和失效就是其制度逻辑的必然结果。美国联邦政府混乱低效,联邦与州政府之间杯葛不断,各地民粹主义抗议汹涌,在此次西方新冠抗疫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西方民主体系的一再失灵,是其多党竞争制度的逻辑结果,是其制度性缺陷的必然产物,也是其民主体系不再具有适应性的历史证明。美国的霸权主义“民主输出”,对根本不具有西方民主适应性土壤的发展中国家贻害无穷。在极化恶性党争、政治碎片化和国家治理失效的恶果上,更是叠加了部落冲突、种族矛盾、宗教分歧等一系列撕裂性因素。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各国人民都有追求自身民主的权利,只有探索适合本国国情和实际的民主道路,才能避免民主失灵导致治理失效的政治恶果。这是从竞争性西方民主体系历史表现和制度逻辑中,得出的全人类民主发展的深刻历史教训。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政治学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内内大街5号12层 邮编: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