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治学研究》 > 2002年第四期
我国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研究的奠基之作——学习李铁映同志《论民主》

作者:李慎明 时间:2003-07-01
《论民主》的出版发行是我国广大干部群众和理论界的同志们期盼已久的事情。它的出版,充分显示出我们党在民主问题上的理论勇气。它是我们党和我国理论界第一部系统阐述民主问题的学术理论著作,在阐述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理论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论民主》的出版,有助于澄清在民主问题上的一些模糊甚至错误的认识,有助于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青年干部比较系统地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主理论。

一、《论民主》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民主理论,填补了我国马克思主义 理论研究中的一大空白,是我国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研究的奠基之作

关于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研究,始终是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的一个薄弱环节。在一些人那里,甚至有这样一种极其错误的认识:马克思主义本来就缺少民主理论的内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只重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而忽视无产阶级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

《论民主》以科学的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主问题的理论和学说,进行了认真梳理和深入系统的研究,阐发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基本框架,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研究的宝库,为今后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尤其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理论研究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二、对马克思主义关于民主概念的科学规定做了正确阐发

马克思主义认为,民主的实质就是人民当家作主。

李铁映同志在《论民主》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关于民主概念的这一科学规定,是对人类民主发展史的深刻总结,揭示了民主的本质特征。它同资产阶级民主概念的根本区别在于对人民和人民当家作主的不同理解。通过对不同历史阶段上人民范畴和人民当家作主实现程度的具体分析,揭示了历史上各种民主的不同本质和特点,将性质不同的民主类型区别开来。由于人民和人民当家作主都是历史的范畴,因而,不同的历史时期的民主就具有不同的本质和形式。

我认为,作者的这些阐述和概括是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本意的,对于我们正确理解民主的本质和形式很有启发。

三、对马克思主义在社会不同层面上使用的民主概念进行了正确概括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经常在社会不同层面上使用民主概念。在政治制度层面上,把民主理解为一种国家形式和国家形态,即民主制度和民主政体;在人民权利的层面上使用民主概念的时候,民主即广义的民主权利;在组织管理层面上使用民主概念的时候,民主即为组织管理的民主原则;在思想观念层面上使用民主概念的时候,民主即为民主观念和民主精神;在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层面上使用民主概念的时候,民主即为民主作风和民主方法。其中,国家形态上的民主政治制度是最根本的。

作者的这些概括,对于我们正确理解民主的阶级性和民主形式的多样性的关系,民主与专政的关系,权利与义务的关系,民主与集中的关系等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四、对于马克思主义关于民主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和属性的学说做了深刻阐发

马克思主义认为,民主政治制度和民主权利是属于上层建筑的政治设施范畴;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观念和民主精神,则属于上层建筑中的社会意识形态范畴。民主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在阶级社会中和从阶级社会向无阶级社会过渡的历史时期,民主总是具有阶级性,也就是说,民主都是一定阶级的民主。一般的、普遍的、绝对的民主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但是,历史上存在的阶级的、具体的民主,则总是具有可以为后人继承、借鉴的一般的普遍因素。在人类历史上,民主是不断发展和演变的。

作者在《论民主》中正确指出,深刻理解和把握民主的阶级本质,同时也注意认真总结和批判继承不同历史时期的人们在民主实践中创造的文明成果,是马克思主义对民主问题所持的基本态度。

我认为,作者的这些阐发和概括,对于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民主的阶级性和一般社会性、民主的历史性和继承性、民主的手段性和目的性等问题很有帮助。

五、对于马克思主义关于资产阶级民主的历史进步性、阶级实质及其历史局限性的思想进行了正确概括

马克思主义在肯定资产阶级民主所具有的历史进步性的同时,又深刻揭露了它的阶级实质及其历史局限性。由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资产阶级民主只能是人格化的资本的特权,是实现资产阶级统治的政治形式。

作者在《论民主》中指出,对于工人阶级及其他劳动人民来说,资产阶级民主不过是金权的统治,是“资本项下的权利”,是“金钱笼子里的自由鸟”。作者对资产阶级民主的内在矛盾做了如下概括:第一,理论上标榜代表社会的普遍利益,而实际上保护和实现的只是资本的特殊利益:政治法律形式上的平等与社会经济事实上的不平等;国家政权形式上的权力分立与实际上国家政权仍然凌驾于社会之上;在国内用资产阶级民主掩盖其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质,在国际上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干涉别国内政,进行扩张、侵略和掠夺,推行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

作者的这个概括是富有新意的,而且对于我们正确认识资本主义民主的实质,尤其是当代资产阶级民主的本质,对于我们在国际政治和意识形态舞台上所进行的民主和人权斗争,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指导意义。

六、提出要重视探索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形式

作者指出,长期以来,在我们的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研究和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中,长期存在着不注意区分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和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形式,不重视研究和解决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形式的问题。在不少人看来,似乎只要我们党是代表人民群众的,只要我们的国家政权掌握在忠于人民利益的先进分子手中,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问题就自然而然地全部解决了。这实际上是把一个关系到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的重大而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

作者强调,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形式问题解决不好,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就不可能充分地体现出来,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就不可能充分地体现出来。探索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形式,是逐步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的极其重要的内容,是我们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

我认为,作者的这一重要思想,对于我们积极稳妥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七、对中国共产党关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了高度概括和总结

过去,关于中国共产党人的社会主义民主的理论与实践,理论界虽有不少著作有所涉及或论述,但对其与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和学说的继承关系,它对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的创造性的丰富和发展,以及它在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中的霞要地位,则从理论上总结和提升不够。

《论民主》注重在“立论”、“立说”上下功夫,遵循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原则,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争得民主和进行民主政治建设的历程,对毛泽东思想中的人民民主理论、邓小平理论中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理论和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对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的丰富和发展,对中国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制度建设,对中国共产党的党内民主理论和党内民主制度建设,都进行了比较详尽和系统的阐述,描述了中国共产党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基本框架。

八、对衡量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成败得失的基本标准进行了正确阐述

作者指出,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解决人民当家作主的实现形式问题,是一项极其宏大和繁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仅有热情、勇气和积极性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讲究方式方法的谨慎态度,要将探索创造精神和科学求实精神结合起来。

作者认为,衡量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得失成败,第一,要看它是否有利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第二,要看它是否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促进经济发展,逐步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第三,要看它是否有利于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第四,要看它是否有利于增强党和国家的活力,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实现社会的全面进步。这四条标准,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它们相互联系,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构成一个完整的评价体系。

我认为,这四条标准,对于我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过程中,保持科学、求实、冷静的头脑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九、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必要性、复杂性和长期性进行了有说服力的论证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开创性事业。作者指出,必须从社会主义现代化战略目标的高度,从我们在国际上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出发,认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必要性、复杂性和长期性。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内在要求,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加强党和政权建设的必要条件。但是,民主政治建设不仅要受经济发展水平和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制约,还要受历史文化传统、政治状况和国际环境等因素的制约。作者强调指出,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进程中,在观察国际形势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把握国际形势变化中的新态势,正确认识这些新态势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我认为,作者的这些思想,对于我们积极稳妥地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制定切合中国实际的具体政策、措施和步骤,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十、对中国古代思想及制度文化中的民主性因素进行了发掘,对中国近代创建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尝试进行了评述

多年来,中外学者普遍认为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只有皇权和专制,而没有人权和民主的思想。作者以翔实的史料向世人证明,尽管中国古代没有近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但在有些思想家的著述中及其他记载中,却有不少带民主性的成分,在制度设施方面,也存在一些可资借鉴的东西。中国几千年的古代社会,同样对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这不仅纠正了人们在对中国政治制度发展史的认识上存在的偏颇,而且拓宽了中国思想史、中国政治制度史和政治学研究的视野。

作者通过对中国近代创建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尝试的分析证明,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没有机会也根本不可能建立西方式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之后,就更不可能也毫无理由再去模仿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度,而只能从中国的具体实际出发,创造适合中国国情的,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的,有利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和中华民族全面振兴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

我认为,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学术上,《论民主》都是一部具有相当权威性的著作。它既具有很高的理论深度,知识性和可读性也很强,确实称得上是我国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研究的奠基之作,非常值得广大干部和理论工作者认真学习和研究。建议高校作为教材使用。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政治学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内内大街5号12层 邮编: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