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资本主义制度辩护士的丑恶嘴脸——简评《南方周末》对普世价值的鼓噪
作者:钟玛
文章来源:  《环球视野》 2008年9月28日
关于普世价值问题的争论已经持续很久了。各种意见见仁见智,互不相让。批评普世价值的舆论苦口婆心,耐心说理,只要是站在人民大众立场上,追求真理的,都赞成认同这些批评。近读冯虞章教授写的《怎样认识所谓“普世价值”》一文,从批判杜林的“永恒道德”说起,联系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实际,剖析所谓普世价值的种种侈谈谬见,是如何站不住脚的,道理讲得鞭辟入里,很有理论深度,很有说服力,是近期在主流媒体上谈到的颇为难得的一篇好文章。但是顽固地鼓吹普世价值观的人是绝不会改弦易辙,放弃他们的主张的。他们必定会继续顽固地兜售他们的观点,妄图诱发公众,特别是青年人在价值观上追随他们。

环顾海内外报刊丛林中,鼓吹普世价值最力、最狂热的恐怕莫过于南方周末,至少是其中最突出者之一。稍稍回溯一下这几年它在的版面上是怎样声嘶力竭地、无孔不入地宣扬普世价值观的,对我们认清普世价值的实质及其谬误、增强我们的免疫力,捍卫意识形态安全,恐怕不无裨益。

南方周末只是南方一家省级报业集团麾下的一个子报。虽然没有人向他们提出过“足不出省”的要求,按照他们的报纸定位,他们应该主要在那个地区作报道,报些什么内容,他们本当有自知之明。但是南方周末的先生们是有足够的勇气的,他们自封是“全国性大报”,那么,长城内外、黄河上下,名省各市都是他们可以施展影响的地盘了。按照他们自己的解释,所以会如此“迅速地成为一张全国性大报”,在于“始终以问题意识……最大限度地适应读懂中国这个强烈的社会需要”。这句话看上去会有点涩,但其实并不难读。所谓问题意识,即指在向民众灌输普世价值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并把解决这些问题变成办报人的一种意识,一种本能。只要做到在“这里”,即南方周末的版面上“最大限度地”把普世价值灌输到中国社会上去,这就适应了“强烈的社会需要”。捉摸到这点,人们终于完全明白:原来作为中国人,在没有拜读南方周末以前,中国是什么情况,要向哪里去,脑子里朦里朦胧,一派糊涂,只有拜读了南方周末,按照他们的引导,中国人才弄明白自己的国家,这就是“在这里,读懂中国”,好深的寓意呵。显然,这家周刊是以宣扬、普世价值灌输己任,为自己至高无上的神圣使命的。

如何向他们的读者灌输普世价值,南方周末有一套路数。除去每期各版各栏名文,只要一有缝隙,对普世价值进行的说教绝不放过外,令人印象殊为深刻的是,大凡遇到重大事件,南方周末总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和话语,去刻意地作出普世价值观的解读。下面列举一些事实,且看他们是如何做的。

对于十七大精神,南方周末的解读是:“立足民族特色,拥抱普世价值。”这里,拥抱普世价值是主要的,民族特色只是虚晃一下。他们再三叮嘱,在“果敢拥抱”时,“不能迁就自己特色的消极方面”,“普世价值不应成为迁就民族特色的祭品。”他们还坚持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所走过的历程,“就是不断学习和实践人类普世价值的过程”。这是南方周末给我们党总结改革开放30周年经验提供思路了。这真是强加于人到了极致的地步。
对于汶川地震,南方周末的解读是这场震痛,“痛出了一个新中国”。这个新中国面临“执政理念全面刷新的拐点”和“全民融入现代文明的拐点”,国家正以自己的行动,向自己的人民和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在南方周末的先生们眼里,抗震救灾的胜利不是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能够动员起全国范围的巨大力量,集中力量办好大事;不是由于我们有强大的综合国力和经济实力;不是由于我们有一个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危急关头冲得上,关键时刻不含糊的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不是由于有一支在党领导下无坚不摧、无攻不克和广大群众心贴心、心连心的人民军队,等等,等等。而是得力于实践了他们心目中的那种普世价值。上面讲到的取得抗震胜利的几个最基本的要求,连西方世界的一些有识之士都看到了。而在南方周末的心目中,那是不屑一顾的。他们看到的是所谓普世价值的“胜利”和“成功”。他们真是戴上了自己特制的有色眼镜,除去普世价值,他们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不承认。

对于奥运举办,他们写的文章的题目是“以奥林匹克精神拥抱世界”。实际上,他们口口声声说的还是以普世价值精神拥抱世界。他们兴致勃勃地把奥林匹克精神解释成为“为全人类普遍承认的共同价值”,“全人类共同价值的集中展现”。他们要让普世价值精神“照亮全世界”,“照亮神州大地”。这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祝愿,也是又一种把他们奉若神明的普世价值对全中国的“强加”。
他们把普世价值看成一个国家的“精神高地,便于人们登高眺望”,不然,人们将在“精神洼地”“沉溺”下去。他们认为,这个普世价值“不仅被中央高层强调”,“还越来越被各阶层人们视为当然”,他们得意忘形到了如此发昏的程度,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乌龟吃秤砣。南方周末是铁了心的。他们已经放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有人一时不理解不重要,同行偶尔误读不重要”。这等于向世人宣告:任凭你善意规劝也好,严肃批评也好,反正我行我素,即使头碰南墙也决不回头。在他看来,“重要的是,自己的每一步都将是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一个记录。”国家变得怎么好法呢?无非是像他们崇拜得五体投地的美利坚合众国那样:实施宪政民主,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正如冯虞章教授的文章深地指出那样:“所谓‘一般民主’、‘普世民主’等等,是资本主义的辩护士用来掩盖民主的阶级性质,借以欺骗群众和输出资本主义的价值及社会制度的一种策略。”

南方周末的先生们,你们正是扮演着不折不扣的资本主义辩护士的角色,这顶帽子,对你们说来,不大不小,正好合适。你们不要得意得太早了,不是别人“一时不理解”,“偶尔误读”,而是你们用自己的言行不停地叠加着妄图把中国引入资本主义制度的“纪录”。这注定是一个极不光彩的“记录”。你们毒害、腐蚀人们,特别是年轻一代心灵所欠下的恶债太多了。但是,欠下的债总要偿还,撒下的毒总要清除,这是天理大道。望好自为之。
(2008-10-16 10:08:00 点击188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