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普世价值和共同价值可以划等号吗?——质《北京日报》6月16日文章
作者:吴名之
文章来源:  《环球视野》2008年7月15日
近读《北京日报》6月16日文章《关于普世价值的几个认识问题》,表示本文要从“哲学角度上”对普世价值进行探讨,不胜欣喜之至。早就企盼有这样文章出现。一读之下确有所得。

文章是写的好的,也是及时的。特别是能从哲学高度提出:究竟什么是普世价值,存在不存在普世价值?如果存在,又该由谁来认定?普世价值是抽象概念还是具体的历史的?普世价值是否为某一民族某一国家所独创所专有?如果真能正确回答这几个问题,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实际上可以划上句号了。功莫大焉。

文章是好文章,立意很高,而且抓住了受到社会普遍关注的核心问题。可惜的是作者给自己附加了一个节外生枝的问题:就是“普世价值”与“共同价值”的关系:二者之间能划等号吗?能够互相通用、替代吗?

鄙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命题。一、难以论证(如果不是无法论证);二、看不出有什么理论和实践意义需要论证;三、即便勉强论证,其结果只能是混淆视听,有害无益。我真不明白,以作者的学养,哲理思考,文字表述能力,怎么会出现这种不算高级的错误呢?是一时文思错乱,还是要迎合什么?

特别不能让人理解的就是,明明文章本身已经清清楚楚说明,“共同价值”或“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与普世价值并不是同一个概念,“是否存在普世价值,这本身就是有争议的问题。”

文章正确地指出:从主客体关系角度来说,所谓普世价值,具有永恒的、普世性的价值,是对所有人都普遍适用的价值。这有三层意义:第一,这种价值具有普遍适用性,即不仅适用于个别人、少数人甚至大多数人,而且应适用于所有的人;第二,这种价值具有普遍的永恒性,不仅适用于一时一地,而且适用于所有时间、所有地点,不以任何条件为转移;第三,这种价值要以具有普遍必然性的命题来表述。可以说,这是关于普世价值的绝对和抽象意义上的定义。

文章对“共同价值”定义也很正确。说它“强调各民族、各国家从自己的历史实践中形成了带有人类共性的价值,共同价值是各民族都有贡献、共同认可的价值,而不是某一国、某些民族独创的专利。”


既然如此,何必画蛇添足,节外生枝呢?用作者的三个标准(适用于所有的人,适用于所以时间、所有地点,具有普遍必然性)衡量,“普世价值”,显然无论就其内涵和外延,都是大而无当,过于空泛不适应纳入讨论之中,应当排除在外。“共同价值”既现成又明白易懂,在这里堂堂正正使用就是了。何必非得千方百计让“共同价值”向“普世价值”靠拢,苦思冥想为“普世价值”梳妆打扮,启用这只宗教色彩极浓的“旧瓶”装今天的“新酒呢?

为了让“普世价值”这只“老瓶”登台亮相,作者费尽了心机。本来明白顺畅的文章到这里佶屈聱牙,变成“弯弯绕”了。说什么“如果不从绝对和抽象意义上来讨论”而“从相对性或者说现实的角度来理解普世价值:只要具备或者大致具备了上述条件的命题,即可称为普世价值命题”;就可以与其他价值观找到“有限度的价值统一”和“一定范围内的共同性”。

谁都明白“普世价值”与“共同价值”两个概念的外延与内涵,有很大的差异。即便有些微汇合,那也不能成为二者互换的理由。所谓“普世”即意味着“至大无外”, 泛看东南西北,古往今来,浩如“恒河沙数”,天外繁星。到达什么标准可以称“普世”呢?够了“普世价值”的标准的“普世价值”要排位置吗?打起架来,谁来裁定?一连串的问题,谁来回答?

文章作者为什么舍此就彼,舍简就繁,舍易就难,把本来简单明了的事,弄得扑朔迷离,云山雾罩呢?百思不得其解。

温家宝同志说:“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他在这里使用的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而没有使用“普世”这个字眼。他表述的主语是“人类”而非其他。他这样表述会有什么歧义吗?

搞科学,搞哲学,首先就要弄清概念,不能含混;推理,推断,要在概念(内涵和外延)界定清晰下进行,等于就是等于,不能使用“大致上”,“接近于”等等含糊的,似是而非的字眼。

我觉得对“曾世价值”的偏爱,对用旧瓶装新酒的渴望,导致文章在“普世价值”问题上拐了一个错误的小弯,其情可悯,其理难容。须知“真理跨过一步,就可能变成荒谬”

再对“普世价值”这只旧酒瓶,说上几句。

文章说:“近年来‘普世价值’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流行语,频频出现在网络、报刊等媒体上”。我对这个“流行语”的出生、出处,不大放心。笨人笨办法。查了一下手头的书。发现这个“流行语”的“流行”决不是始自“近年来”。而是源远流长至少千年以上。“普世”是个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常用的、有特定含义的词语。相对应英语是Oecumennicl,如,Oecumennicl Movement普世运动、Oecumennicl Parriach普世牧首、Oecumennicl Council普世会议,等等。牛津词典对这个词的第一个解释是就是全基督教会的。迄今罗马教皇召开的高级僧侣会议,仍称“普世会议”。“普世运动”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各基督教派发起的大联合活动,被称为“普世教会运动,宣传教会一家”,“使基督不仅成为个人的救主,而且成为一切政治、经济、思想领域的主宰,并宣扬“教会是超国家、超民族、超阶级的普世性实体”。
“普世”、“普世价值”是一个装了多年旧酒的老瓶子。约定俗成也好,先入为主也好,它在人间使用时有它特定的历史及内涵。使用时不可不慎!,何况,当前在国际上,在国内使用这个词语的的爱好者,都是特有指称的,有他们政治目的和意识形态指向的,不可不察。这就是现实中的国际、国内实际语境。

如果不体察“普世”这个词语的渊源,以及在现实的语境中的角色,随意解读,赋予的不应有的解释。用心再好,可能事与愿违,落入到人家话语圈套中,被人家牵着鼻子走。还自以为,为“普世价值”做出新贡献。那真有可能被人叫做“冒傻气”了。


(2008-07-31 13:39:00 点击2025)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