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普世价值”余音袅袅的《南都》报又祭起美国脑袋来
作者:农奴戟
文章来源:  强国论坛 2008年4月30日
正当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坚持要求CNN因其时事评论员杰克·卡弗蒂的错误言论必须道歉的时候,在“五四”这个中国人民神圣的日子里,“普世价值”余音袅袅的《南都》,又郑重其事地向文化“丑陋的中国人”推荐了一位自称的“旅美学者”吴澧的奇文《为什么我们总不满于美国人的道歉》(原文附后),告戒我们,中国人应该用美国人的脑袋思考一切问题。中国人“应该多多了解美国文化,不要把无谓的小事和本来可以平和解决的问题,随意拉升到“维护民族尊严”的高度”

感谢《南都》的推荐,感谢“旅美学者”吴澧的“教诲”,笔者再三拜读这篇奇文,仔细琢磨字里行间的含义, 至少终于懂得了吴澧的三点深刻含义:

1、自从“鸦片战争” 西方列强侵略中国以降的百余年,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多次侵略、干涉和制裁,以及中国的反侵略、反干涉、反制裁,竟然仅仅是两种文化的不同和误会而已。这两种文化之不同,自从盘古开天地就存在。而落后的中国文化不仅同时存在而且偏偏要与先进的西方文化尤其是后来居上的最先进的美国文化相抗衡。究其根源,是中国人、中国文化自不量力。

2、由于这种文化的差异性,愚蠢的中国老百姓和那么多的海外华人竟然把西方支持西藏独立、阻扰奥运火炬传递以及CNN主持人对中国产品、中国人咒骂为“垃圾”、“暴民”等区区小事件, 竟然夸大认为是对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的侮辱和内政的干涉。而在《南都》诸君和这位“旅美学者”吴澧看来,“50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文化先进的美国一直在君子般彬彬有礼地向中国赔礼“道歉”,而文化落后的中国人却总是不依不饶地把此类区区的“无谓的小事和本来可以平和解决的问题,随意拉升到“维护民族尊严”的高度”,这是中国文化劣根性的表现。

3、总而言之,中国文化既然是落后的,那么今后中国人应该学习、了解美国文化,甚至用美国人的脑袋思考问题、用美国人制定的普世价值标准衡量一切,那么中国就可以完完全全与世界尤其是美国接轨了——就如同《南都》诸君和这位“旅美学者”吴澧既成事实的一样“美利坚化”了,13亿人都可以成为长平式的英国“特约记者”或者吴澧类的“旅美学者”了。

(来源:强国论坛)

------------------------




[附原文]

为什么我们总不满于美国人的道歉

作者:吴澧 2008-04-30

问题恐怕在于文化差异,西方人是动机效果二元论者,而中国人是动机效果统一论者。我们是否也应该多多了解美国文化,不要把无谓的小事和本来可以平和解决的问题,随意拉升到“维护民族尊严”的高度?

最近,因CNN时事评论员杰克·卡弗蒂据说侮辱了华人,国内民众和部分美国海外侨胞强烈要求CNN道歉并开除卡弗蒂。CNN却说他们已经道歉。1950年代以来出现过无数次的事情又来了,又是美国人的道歉和我们的不满意。在国人看来,这又是美国人的傲慢和种族歧视,国人的感情又被伤害了。

不过,如果某种事情一再发生,我们是否应该作点科学的、辩证的和历史的分析,以寻找更有利的应对方式?毛泽东同志曾在《学习和时局》一文中批评:“我们许多同志缺乏分析的头脑,对于复杂事物,不愿作反复深入的分析研究,而爱作绝对肯定或绝对否定的简单结论。……今后应该改善这种状况。”敝人不才,愿意试着改善一回,分析美国人的道歉和我们的不满意之间的文化差异。

中西文化的区别,在我看来,可以一直上溯到创世神话。中国的创世神话是女娲造人。据《风俗通》记载,“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女娲用黄土造人,累了后用绳子甩土,造了一大堆人。西方的创世神话也是上帝用尘土造了亚当(造夏娃是后来的事)。我跟朋友开玩笑,说从创世神话就可以看出中国人是集体主义者,而西方人是个人主义者。但更大的区别是上帝只造了一个人,可以好好照料。上帝对亚当吹了一口气,从此他在“肉”身之外有了“灵”。西方是宗教文化,是灵肉二元的,而且特别重视灵的修为。而中国是礼仪文化,分得并不那么清楚。

这一区分,在“道歉”之类问题上的体现就是,西方人是动机效果二元论者,而中国人是动机效果统一论者。耶稣受难时说:天父啊,宽恕这些人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钉耶稣上十字架的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动机可能还不是那么邪恶,他们大概真的以为自己是为了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而处置乱臣贼子,他们的“灵”或许还能救,于是可以宽恕他们。动机和效果的二元论是宽恕这些人的哲学基础。

我不是说国人不区分动机和效果,这是不可能的。比如,大学生去家乐福示威,即使有过激行为,政府也会认为他们动机是好的,只是在行动上以朴素的爱国热情代替了道德和法律,虽然现在强调依法治国,政府也不会跟这些年轻人计较。但我们不像西方人那样划分得相当绝对。如果一位资深机关干部去组织抵制活动,至少领导就要找他谈谈了,问问他是什么动机。

如果你觉得卡弗蒂的话让你感受到了“种族歧视”,CNN其实已经承认了,而且已经向你道歉。但这是一个动机效果二元论的道歉,因此华人不接受。CNN的道歉,多加点口水来讲,是这样的:“动机这一元,我们不是辱骂华人,卡弗蒂原话里的‘他们’是指中国政府;效果这一元,如果有人觉得卡弗蒂原话里的‘他们’是指华人,感情上受了伤害,那我们向他诚恳道歉。”

这样的二元论道歉,在英语语境讲得通。但中国人是动机效果统一论者,一听就不干了:你造成了伤害我们感情的效果,你的动机怎么可能不是种族歧视?

那么卡弗蒂主观上到底是指中国政府还是指华人?原话可以有多重解释,不能肯定。如果没有其他证据,按美国“无罪推定”的惯例,是接受卡弗蒂的自辩,不再强求道歉,哪怕心里仍然认为卡弗蒂是攻击全体华人。你可以坚持认为他有“罪”,但你没有足够证据定他的“罪”。

美国人也会遭遇同样困难。比如,美国的性骚扰法律要考虑施者的意图,单是受者觉得被骚扰,并不能定施者的罪。如果女方觉得被骚扰了,男方却说是开玩笑,没有骚扰的动机,而他的“玩笑”有模糊性,难以确定是否是骚扰,那怎么办?美国律师的做法是查前科,看看别的女人有没有类似抱怨。如果能找到两三个例子,都是那个男的说了同样的话之后还有进一步举动,律师就会说:这个家伙有一种pattern(模式),这样的习惯性行为模式,证明他在本案中确实有骚扰动机。

如果翻得出资料,表明卡弗蒂曾经有过那么几次,讲了中国政府怎么怎么之后,转而明确地攻击华人,那么CNN肯定要重新道歉。

这一动机效果二元论和动机效果统一论的区别,总有数千年历史,早已植根在双方的语言-心理深层结构之中,双方都不可能改变的。你不可能强迫西方人改变他们的二元论思维,按你的认识来认识。再人多势众都不可能。这种语言-心理深层结构间的冲突是无解的。就算CNN勉强“诚恳”道歉,甚至开除卡弗蒂,由此带来的美国人心目中对中国政府的负面看法,将远远超过卡弗蒂几句胡话本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影响。

美国去年出版了很多有关中国的书。谢淑丽教授(Susan Shirk)写的《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很多国人的感情肯定又被这个标题伤害了,不过我经常对美国人说美国是个愚蠢的超级大国,他们往往表示同意——是其中有分量而值得注意的一本。克林顿第二任总统期内,谢淑丽曾是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与多位中国领导人有过近距离接触。该书如此开头:作者离开国务院后,仍然为中美关系的前景而经常担忧,她常会想象,半夜突然接到电话,台湾和大陆的军机在海峡上空相撞了!她赶到国务院,发现大陆方面已经宣布,这是一次“蓄意挑衅”(谢淑丽显然假设台湾是民进党执政)。她觉得这下难了,将一个可能的意外事故称作“蓄意挑衅”,这就压缩了转圜空间。她问道:现在,他们怎么证明自己捍卫本方名誉的决心呢?

谢淑丽的主旨,是提醒美国政府,中国面临很多棘手的内部矛盾,为了维持中美关系的稳定,美国要理解这些矛盾,不要轻易卷入。另一方面,我们是否也应该多多了解美国文化,为了维持中美关系的稳定——这是我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不要把无谓的小事和本来可以平和解决的问题,随意拉升到“维护民族尊严”的高度?

(作者为旅美学者)

来源:www.infzm.com

原文链接:http://www.infzm.com/review/pljj/200804/t20080430_44248.shtml

(2008-05-07 14:11:00 点击201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