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黑龙江庆安2周发生超3起暴力强拆事件 多人重伤
作者:
文章来源:  人民网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19日
  "家是安全的"这个理念,在黑龙江省庆安县却被颠覆了。

  人口只有40多万的庆安县,自6月底以来,两周之内,至少发生了三起以上暴力强迁事件,其中多人受重伤。

  这些事件,共同点如下:发生在民宅,一伙身份不明人员棍棒威胁,挖掘机直接扒房……不同点是:分散在城区不同地点,靠近不同建筑工地。

  ……

  不大的庆安县城,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不断上演的强拆

  7月5日下午6点左右。庆安县城内一家名为"盛世鑫城"的房地产开发项目附近,庆安县居民翟德敏的家被人强行拆了。

  据翟德敏介绍,当时,一个名叫付立新的人带着五十多人,手持木棒、铁棍、砖头、石块,来到他的房子,不由分说,对他及其家人进行了殴打,他和妻子还有80多岁的父亲在受暴过程中身上多处受伤,儿子翟庆新和内弟黄志富由于受伤严重被送到医院急救。

  这次事件不但让他家的房子和冷库被开发单位用钩机强行拆倒,家人及亲属多人受伤、住院,就连他家的一辆桑塔纳轿车也被推到房子附近的一处2米多的深沟,被石块砸坏。

  其实翟德敏家不是第一次面临家毁人伤的境地,据他介绍,今年6月13日早8时,盛世鑫城开发商姚某就带领数十人人来到他居住的房子。不问青红皂白拿起工具就要拆扒房子,冲突中,翟德敏的妻子李艳受伤。

  事件发生后,翟德敏和家里立即报警,并到公安部门做了笔录,本想在公安部门的介入下,事情会得到解决,可是7月5日发生的事情是他们意想不到的。

  翟德敏称,在7月5日遭遇暴力强拆前,他们就向当地派出所报警了,警察也来到了现场。"但事件发生时警察没有制止"。

  无独有偶,翟德敏及其家人住院期间,正遇到另一伙跟他有同样命运的人:6月25日凌晨1点,庆安县刘叔和位于林场公司家属楼西的住房被开发公司强拆。

  据刘叔和介绍,他被强拆的房子位于庆安县万达开发责任有限公司开发的尚城花园小区项目区域内。开发商在今年4月份找到他,谈拆迁补偿事宜,他在表示想以还住房面积(房屋产权调换)作为拆迁补偿的条件后,开发商表示同意。但在签订补偿合同时,他发现合同上开发商盖的是售楼处公章,于是提出要盖开发单位公章的要求被开发商拒绝后,补偿协议没有继续进行。

  可是在那之后他们就一直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家人莫名被打,房子莫名被砸,诸如此类的恐吓事件多次发生。在多次受到恐吓后,他们一家便不敢在这套房子里住了。6月25日半夜,开发商组织人员趁他家没人的情况下将房子拆除。当天早上4点,接到知情人告知后,他们赶到现场,可是房子已经变成废墟。

  刘叔和说:"接到房子被强拆的消息后,我们直接就向前卫派出所报警了,可是4点报警后,警察5点才来,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和刘叔和的幸运相比,王德军的命运却让人揪心:7月9日半夜时分,庆安县居民王德军正在自己房子里睡觉,却被旁边一家名为"众鑫名苑"开发项目的开放商组织的一伙人暴力强拆,王德军和两名家人受伤住院,目前,王德军等两人正在抢救过程中。

  据王德军的姐夫邵洪杰介绍,他是9日晚1点多接到王德军的房子被拆的消息的,赶到现场,看到现场有台挖掘机正在拆王德军家的房子。据邵洪杰说,事后他们了解,当晚挖掘机的声音惊动了正在房子里睡觉的王德军和一对于姓兄弟。慌乱中王德军等人想冲出房子,却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用棍棒殴打,被赶回房内,而此时,挖掘机继续作业,房子倒了,王德军3人被砸在倒塌的废墟中。

  被纵容的开发商

  在庆安县人民医院,向医护人员打听"被开发商强拆导致受伤人员"的信息,都会被反问一句:"你说的是哪一家哪一个开发商?"据了解,该院脑外科、骨外科,都有在家中被开发商强行扒房受伤患者。该院一位医生表示,近期连续不断的扒房造成外伤事件,让医护人员都感到震惊:"庆安县的房地产开发到底还有没有个规矩?到底还有没有人能管管这种事情。"

  医院走廊里,患者家属们议论纷纷的,也是接连不断发生的扒房事件。

  专门从辽宁赶到庆安县护理姨夫王德军的赵杰自己也是个警察,对于姨夫家遭遇这样的事件,他表示十分不理解:"半夜强闯民居,而在明知房里有人的前提下,还用挖掘机扒房,明显故意要置屋里人于死地,这样的行为,是公然的杀人,而庆安县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这个地方的治安怎么就能坏到这样的程度?当地党委政府,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赵杰的疑问,在庆安县似乎并没有得到答案的可能。

  庆安县委县政府对待此类事件的态度,却让人从中体会到开发企业的被纵容。

  据赵杰介绍,王德军此前通过他人与开发商接触过,但双方没有就补偿一事达成一致,而扒房事件后,王受伤,即便在公安部门介入下,王也是被家人自行送院治疗,期间,并没有开发方与王及家人接触。"我们在开发企业信誓旦旦要获得的地块上居住,被人强行扒房造成重伤害,公安机关已经封存了作案的挖掘机,可是我们却得不到任何的治疗费用,因为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人作案的。"

  而在"众鑫名苑"项目的工程公告板上,开发单位以及建设单位的资料,都没有填写。

  据翟德敏介绍,根据他掌握情况,他家靠近的"盛世鑫城"项目开发商声称自己在2009年就取得了该地块使用权。"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就说,在我仍然拥有自家房子土地使用权的前提下,国土部门竟然把我的土地使用权再次转移给了开放企业?"

  国土部门是否自行处置了翟德敏的土地使用权?"众鑫名苑"、"盛世鑫城"等项目是否有完备审批手续?拆迁、建设、规划,甚至是介入案件的公安机关,到底掌握了多少当事人并不知道的信息,没有人能知道答案。庆安县有关方面的态度是:"手续肯定是齐全的。"但没有一个部门肯对外公开这些所谓齐全的手续。

  据庆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会宝介绍,根据庆安县委规定,凡是对庆安县个政府机关的采访,必须由县委宣传部统一安排。7月7日,当记者第一次就庆安县出现开发企业强行拆除民房导致居民受伤一事进行采访时,庆安县委宣传部的态度是:"经请示县里有关领导后,涉及的土地、建设、房产等政府部门不能接受采访。"至于什么原因没有解释。

  7月13日,记者再次向庆安县委宣传部提出采访要求,得到的答复是:"县委县政府的态度仍然是不接受任何采访。"县委宣传部新闻组组长贺金龙称,不仅县领导,而且宣传部的人也不希望对此采访,因为"报道这样的事情,对县里不利,对宣传部人员的前途也不利。"

(2011-07-19 00:00:00 点击1485)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