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北京原地税局长涉贪调查:权力失范扩大官员寻租空间
作者:刘刚
文章来源:  
2007年5月,北京地税局对纳税个人表彰,时任北京市地税局局长王纪平出席。2010年他因涉嫌贪腐被双规。

  北京市地税局官员任依娜和彭英斌,因受贿罪相继被判刑,今年8月,市地税局原票证管理中心主任刁维列,因涉嫌受贿近千万元被起诉。

  3名官员落马,皆与税控机招投标有关。这使得市地税局原局长王纪平的贪腐行为浮出水面。目前他正接受调查。

  王纪平2001年到地税局后,强力推动税控机改革,改手写发票为机打发票,建设税务信息化,使当地税收有大幅提升。

  而另一方面,他事必躬亲,会干预项目中的每个细节。从落马官员笔录和被调查的商人笔录中发现,王纪平在基建、信息化建设和票据印刷等项目中,都存在向下属官员打招呼,令他熟识的企业中标。

  其中税控机3次的招投标,均出现商家寻租,官员贪腐现象。2007年的第三次招标,被业内人士喻为是“最黑暗”,除了内定了生产商等,地税局官员参股公司,中标后分享长期利益。正是这次招标,牵出整个地税局的贪腐窝案。

  今年8月,刁维列被起诉。他是北京市地税局原票证管理中心主任,涉嫌受贿近千万。

  这是今年,被起诉的第三名北京地税局官员。

  第一位任依娜,市地税局原副局长,今年4月,因涉嫌贪污550余万,被判无期。

  第二位彭英斌,市地税局计划财务处原副处长,今年5月,因涉嫌受贿180余万,被判有期徒刑13年。

  他们落马皆与税控设备招投标有关。

  北京地税局的税控机项目,自2002年起推行。它为当地的税收增长、阻止偷税漏税,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引起不少争议。

  在当时,力排众议、顶住压力,推行该项目的是市地税局原局长王纪平。而彭英斌在对检方的供词中表示,他们的腐败和王纪平有很大关系,“税控机项目中标的大部分企业,王纪平都曾在招标前,向我打过招呼。”

  王纪平于去年2月,与刁维列同期被双规,目前正被调查。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王纪平涉案范畴除税控项目外,还涉及地税局基建和信息化等项目的招投标。

  采访中,一位专家告诉记者,在关注这起系列官员贪腐时,不能忽略一个问题:行政权力超越边界,从而扩大官员的寻租空间。这种不受约束的行政权力,为官员贪腐创造了有利环境。

  受贿与送画

  钟小春说,北京地税局局长王纪平退休后收过她50万元,随后王给她送去3幅画,想逃避检查

  王纪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0年1月25日的北京市“两会”上,他以北京市政协委员、地税局原局长的身份告诉媒体:北京住宅暂不具备征收物业税条件。

  几天后,王纪平揣着一幅画,送至建筑公司女老板钟小春家中。

  钟小春接受检方调查时称,当时王“神情非常紧张”。这是不到一年时间内,王纪平送她的第三幅画。临走前,王纪平反复嘱咐,“给你的三幅画,差不多够50万,以后有人问起那50万的事,你就说,是买画的钱。”

  王纪平对检方的调查笔录中表示,当时送画,是想逃避检查。

  此后不到一个月,北京市税务系统便传出王纪平被纪委双规的消息。

  王纪平收下钟小春的50万元,是在2009年的年初,彼时,王已从北京市地税局局长任上退下近半年。

  钟小春在调查笔录中称,王纪平当时讲,退休后心情失落,儿子辞职要开公司,但没有钱,需要50万。钟小春没有拒绝。王纪平做地税局长时关照过她。

  钟、王二人结识于上世纪末,当时,钟的身份为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家装委员会秘书长,王纪平则是北京市工商局局长。

  2001年底,王纪平调任北京市地税局局长,同年,钟小春成立创意未来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直到王纪平落马,钟小春前后承接地税局4项工程。

  2002年,北京市地税局干部培训中心装修工程,是钟小春承接的第一个地税局工程。

  钟小春将她的公司挂靠艺成园建筑装饰公司(简称艺成园)名下,参与竞标。

  之所以挂靠,是因为钟小春的建筑公司为二级资质,而承接大工程时,公司需有一级资质。钟小春便将公司挂靠艺成园,以它的项目组名义做工程,并支付一定比例的管理费。

  钟小春所挂靠过的公司有北方建磊、艺成园、中建、国建等。

  市地税局干部培训中心的工程价款为1000万元。

  钟小春在调查笔录中称,事后,她给王纪平送烟酒,王不要。王纪平说,“等我退休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会找你”。

明招标,暗关照

  王纪平任市地税局局长期间,关照下属让钟小春的公司4次中标基建项目,工程款共计数千万

  钟小春在2003年中标马甸地税局稽查局大楼装修工程,工程价款1030万元。

  她承接的第三个工程,是北京地税局基层地税所装修工程。

  2006年,北京市地税局对使用超过十年的税务所装修改造,首批36个,预算超过1个亿。4家公司中标,钟小春所挂靠的北方建磊装饰公司亦在其中。

  北京市地税局计划财务处原副处长彭英斌接受检方调查时称,钟小春能中标,全靠局长的关照。

  彭英斌是王纪平的“老部下”,2003年,彭从工商系统调北京市地税局,2006年1月担任北京市地税局计财处副处长,负责基建、政府采购和固定资产管理工作。彭经手了钟小春最后两个项目的招投标。

  彭英斌在调查笔录中称,2006年税务所装修工程招标前,“王纪平曾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让我看看北方建磊和北京六建两个公司,还说让我严格要求。他的意思,就是想让这两个公司中标。”“我知道北方建磊的钟小春跟局长关系不一般。”

  作为主管招投标工作的计财处副处长,彭英斌首先帮助钟小春的公司通过资格预审。

  “作为招标方的代表,我的意见一般会得到评议专家的支持,经过我推荐的投标企业,都能顺利通过资格预审。”彭英斌在笔录中这样说。

  接受调查时,钟小春还告诉检方,王纪平不但答应帮忙,“还说别总用同一个公司参与投标,让我多找一些公司参加竞标,以利于他能够为我中标帮忙。”

  中标后不久,王、彭、钟三人一起吃饭。彭英斌在笔录中称,席间,王纪平对钟小春说,彭帮了忙,要好好感谢,还要彭多关照钟小春。

  2007年,钟小春中标北京市东城区地税局办公楼装修工程,工程价款600万左右。

  此后,钟小春先后给彭英斌送去两张工商银行卡,共计50万元。

  彭英斌对检方称,之所以收钱,是了解钟和局长关系不错,“如果不收,让王纪平知道后,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影响自己的前途。”

  彭英斌将这50万用于购买房子、汽车和古玩。

  2007年,距离地税局局长王纪平退休还有一年。

  钟小春对检方称,那年下半年,王向她要钱,理由是老婆照顾需要钱。她给了王一张20万元的银行卡。但在取现12万元后,王纪平又于2008年初,将银行卡退还钟小春,原因是“听说组织在调查我,我很害怕”。

  铁腕控税,企业买单

  王纪平力推发票改革,要求纳税企业购买税控机;纳税人、专家质疑,政府控税为何企业买单

  在王纪平送还银行卡的两年后,他被双规。与他同期被双规的,还有市地税局的刁维列。随后,税控机项目的贪腐窝案浮出水面。

  税控机项目,是王纪平2001年到任北京市地税局长后的一个大动作。这是王推行发票改革的重要一项。

  税控机改变了以往手开发票的习惯,变为机打发票。手开发票时期,很多营业数据无法监控,从而出现偷税漏税现象。

  而税控机是一系列的电子设备,由主件和一些配件构成。商家安装后,可储存、传送公司的营业数据,装上相应软件,还能打印发票。这使税务部门对营业数据等有很好的监控。

  目前使用的主件有两款。一款是税控外挂器(简称税控器),它是个黑色硬盒,两包烟的大小,需连接电脑。

  另一款是税控收款机,它的功能和税控器相同,但无需连接电脑,可单独使用。

  税控机和机打发票推出后,控税力度大增。

  王纪平接受共青团中央下属杂志《中华儿女》访问时曾透露,这期间,他经历并承受了各种压力,甚至是匿名诬告,“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王纪平顶住所有压力,改革一举成功。”

2002年,北京地税局出台文件,要求纳税企业必须出钱购置税控机。政府还确定了生产商、代理商,并规定了税控机的价格。

  文件一经公布,引起很大反响。

  通州一名从事IT的企业主说,他非常赞成发票改革,但问题是,税控机是为了让税务部门管理方便,提高政府的信息化,那为什么让纳税人买单?

  北外商学院副院长牛华勇曾对媒体表示,纳税企业买单不无道理,“让政府承担税控费用,其实也是纳税人买单,而且还是全体纳税人。”

  毛寿龙不同意这个看法。

  他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教授。他说,税控机作为税务征管设备,理应由税务机关或政府承担成本,“打个比方,就像税务员的制服,怎么能让纳税人掏钱?”

  他认为,这是税务部门的行政权力超越了边界。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财税人士则表示,税控是为了便于国家监管,按照谁受益谁买单的市场原则,这些成本应该由政府提供。而且,由企业支付成本,那么政府在招标中,就不会有动力去降低税控机成本。政府推动的项目若含有暴利,必定会引来商家寻租。

  之后发生的事,正如这名财税人士所言,税控机变成了一块诱人蛋糕。

  “最黑暗的招标”

  税控机含有暴利诱发商家寻租;业内人士称,三次招标,中标企业和政府均有利益关系

  北京税控机项目,进行过三次招标。本报调查发现,三次招标均出现,商家寻租、官员贪腐现象。

  2002年,北京地税局第一次招标,确定6家生产商和相应代理商。

  刁维列接受检方调查时表示,2002年至2003年1月,他利用担任北京市地税局征收管理处副处长的便利,接受北京天瑞泰和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金奎的请托,为该公司代理的深圳同方融达科技有限公司,在招标中提供帮助。

  此后,生产商深圳同方融达中标,其代理商“天瑞泰和”也分配到比较好的销售区域。刁维列在笔录中称,通过周毅(另案处理),先后6次收受天瑞泰和184万余元。

  2003年,北京地税局进行第二次招标。

  这次招标是为解决税控机代售点少的问题。招标后,北京又增加了6家税控机的生产商和相应的服务代理商。

  一位税控机的代理商告诉记者,他们和他们所代理的公司,便是在第二次招标中入选。

  这位业内人士说,第一次招标时,大家没想到这行业有钱赚,后来知道,税控机的价格,由税务局和厂家商定,没有听证环节,且利润丰厚。一个税控器,政府制定最高限价为2000元左右,其出厂价还不到1000元。

  而且政府规定,纳税人必须购买税控机,这就形成很大的市场需求。从2002年到2007年,全市安装使用的税控装置达18万台,税控机的销售额超过3亿元。

  据这名代理商介绍,第二次招标的企业,与地税局多少都有着各种利益关系。但进入北京市场后,还得凭“靠山”能量的大小划分区域。

  谁都愿意接“肥肉”,比如海淀、朝阳这样的区域,客户总量多,注册企业密集,服务成本低,利润高,反之则高投入低产出。

  这名代理商举了个例子,“海淀光一栋写字楼,就可能有二三十户企业,轻轻松松卖出去二三十台税控机,雇一个人就搞定,而在别的区县,这样的情况则很少。”

  他告诉记者,销售区域的划分,由地税局说了算。谁的“能量”大,谁就能拿好区域。

  “2007年的第三次招标,则是最黑暗的。”这名代理商说,那次所谓的招标只是走过场,实际上哪些进哪些不进已经内定好了,“甚至一些地税局官员自己参与开办公司,持干股,分享长期效益。”

  2007年的招标背景是,国家对税控机做了统一标准。在此之前,各城市的税控机标准不一,打印的发票规格不同。国家将标准统一后,北京地税局进行第三次招标。

  2007年上半年,北京市地税局成立“推广应用国标税控收款机工作领导小组”,局长王纪平任组长,任依娜等局领导任副组长;计财处副处长彭英斌负责招投标的组织工作;办公室主任刁维列负责招投标具体工作。刁和彭还是评标委员会委员。

  期间,任依娜参股曜辉达公司,并向刁和彭打招呼,使航天信息公司中标。于是,曜辉达便成为航天信息公司的代理商。

  2009年底,曜辉达获利1400多万元,任依娜拿走400多万元。在这两年中,任依娜还从曜辉达处拿走200多万元,给女儿买房;报销自己的私人开支108万元;还让公司给女儿买了辆红色奥迪。最近她被认定受贿550万。

  2007年4月,除了航天信息之外,另外中标的5家公司是,浪潮、深长城、深桑达、上海普天和创华公司。

  彭英斌对检方说,这些公司,王纪平都为之打过招呼。

  垄断经营,强卖配件

  地税局一官员称,他收过赵耘980万元并助其中标;赵耘原公司职员说,卖配件比卖税控机更赚钱

  在刁维列的供词中,提到一个女人:赵耘。

  赵耘的公司涉足地税局的诸多项目。而在调查中,有人告诉本报记者,赵耘和王纪平有着密切关系。

  刁维列对检方称,在2006年到2009年期间,他接受赵耘请托,为赵耘的北京恒信恒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恒信恒安)在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发票系统、IT基础设施、网络安全运行维护项目中中标,提供帮助。

  刁维列在笔录中还说,赵耘的昆易实公司是山东浪潮公司的代理商,刁还为山东浪潮在2007年税控机项目中标,提供帮助。他曾先后四次收受赵耘所在公司980万元。

  赵耘,北京人,生于1969年,曾在北大方正集团工作。调查发现,她早在2002年,就已涉足北京的税控机项目。

  当时,北京首次推行税控机,山东浪潮是6家中标的生产商之一。而那时赵耘的公司———北京钰林天元科贸有限公司(简称钰林天元),已是山东浪潮的代理商。

  一位原钰林天元公司的职员告诉记者,他2003年进入公司,当时就听说公司老板和地税局领导的关系“很铁”。

  他说,税控机的销售,是垄断经营,纳税户“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而作为服务代理商,赚得更多的,是配件的钱。

  业务员主要靠推销配件,有提成。比如,换一台打印机,市场价1500元,服务商可以开价2500元。

  2003年,因为业务员上门强卖数据保护器(700多元),公司被媒体曝光,被处罚过。

  据他介绍,每个周末,公司老板会约税务所领导打球,联络感情;逢年过节,则会上门给税务所领导送礼。

  钰林天元代理税控机的销售后,2002年和2003年的营业额分别是2613.37万元和3101.44万元。

  赵耘一边承接市地税局项目,一边不断改换公司。

  2005年,钰林天元没有年检,2007年被吊销执照。

  在没有年检的前一年,钰林天元已投资另一家公司———北京钰林天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钰林天地)。随后,赵耘取代钰林天元,成为新公司股东。

  很快,钰林天地也不年检,2008年,它被吊销营业执照。

  而此时,赵耘已成为昆易实的投资人。赵耘所辗转的这3个公司,有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山东浪潮的代理商,即它们都在销售税控机。

  业内人士猜测说,这样不停变换公司,可能是在逃避检查。

  今年8月初,本报记者拨通赵耘的手机,得知记者身份后,对方迅速挂断。

  代理商,神通广大

  赵耘有“明暗”两家公司,均中标密码器业务,王纪平被查时,其中一家公司迅速注销

  赵耘的另一个公司“恒信恒安”则表露出,她和市地税局某种更深层次的关系。

  “恒信恒安”成立于2002年6月,注册资金100万元,由北京地税局信息中心与赵耘的钰林天元共同出资,该信息中心原主任杨玉杰为首任法人代表。

  2002年,“恒信恒安”中标地税局的安全外包服务。在业内人士看来,“恒信恒安”承接的这一业务,比税控机更赚钱。

  一个税控机具买来不能直接使用,需要安装安全卡(俗称密码器)。承担安全外包服务的公司,就负责安装这些安全卡。另外,如果由于误操作导致税控机上锁,也需要到承担安全外包服务的公司进行解锁。

  工商资料显示,恒信恒安从2003年到2007年,每年的营业额均超过2000万元,其中2006年度营业额高达3429万元。

  而“恒信恒安”的法人代表和资产,在此期间发生变化。

  2004年10月11日,北京地税局信息中心,将恒信恒安的所有股权转让给钰林天元。

  2005年1月27日,钰林天元又将恒信恒安80万资产转让给赵耘。法人代表随之变更为赵耘。

  2007年,北京推行国标税控机,安全外包服务也要重新招标。

  彭英斌对检方说,他在汇报工作过程中,王纪平就说尽量要用大公司。赵耘的恒信恒安以前就是地税局的中标公司,负责老税控机的安全外包服务,所以也就继续中标。

  与恒信恒安一同中标的还有威佳启良公司。

  彭英斌在笔录中说,其实,这两家公司就是一家。

  威佳启良成立于2007年3月14日,注册资金100万元,赵耘的恒信恒安出资了70万元。

  2008年4月23日,恒信恒安退出威佳启良股东会,将70万元资产转让给郑涛。郑涛曾为钰林天元投资人,他是赵耘的生意合伙人。

  随后,“恒信恒安”申请注销,理由是“没有业务来源”。它2007年承接的业务由威佳启良接替。

  “恒信恒安”是2008年8月12日注销的。

  王纪平在对检方的笔录中称,他2008年初就得知,组织在调查他,他很害怕。

  一名业内人士称,北京地税系统税控机的服务代理公司,经常更换名称,但投资人和股东却实际上还是原来那一拨,“这说明他们神通广大,早有准备”。

  彭英斌在笔录中也谈到这点,招标时,很多公司名字不一样,但幕后老板是一个人。


缘于王纪平卖过肉,总爱把谈话对象当顾客。

  王纪平生于石家庄一个军人家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当过兵,1974年4月复员后,在公主坟商场当售货员。

  王纪平的仕途起步于1977年,他从商场调到海淀区副食品公司担任团委书记,党委委员;上世纪80年代,他从海淀区财办主任升至海淀区组织部长,直到1993年底,历任海淀区副区长、区长。

  1994年1月至2001年9月,王纪平任北京市工商局局长,期间在北京财贸学院就读,工商管理大学毕业,1990年起在职攻读中南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1994年获工学硕士(工商管理)学位。从2001年9月至2008年12月,担任北京市地税局局长。

  秦全耀认为王纪平是个能干事的局长。

  王纪平到地税局后,重新启动已停滞3年的税控机改革,并完成了一系列的信息化建设。北京地税局的纳税服务体系建设,更是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专家小组评价为:已达国际水平。

  同时,北京市地方税收从2003年的300多亿猛增到2006年的1003多亿。

  2010年春节前后,王纪平卸任刚过1年,便传出他涉腐被查的消息。

  2011年1月10日下午,政协北京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上,王纪平的政协委员资格被撤销。原因是王纪平担任北京市地税局局长期间严重违纪。

  北京市地税局一位内部人士讲,王纪平做局长的7年,地税局所有审批、合同方面的事,必须要他同意才行。比如2005年地税局“软件正版化”的采购项目,王纪平不但亲自打电话,还指定采购的公司和价格,为了规避招标,甚至把如何运作都确定了,“作为地税局局长,亲自过问软件采购的事情,本身就不正常”。

  今年5月后,王纪平曾经的多个下属相继被推上审判席,均指向王纪平插手项目招标。

  彭英斌在对检方的笔录中介绍,北京市地税局的项目,主要有三大块:基建、信息化和票据印刷。每年,每块的经费都在上亿元。

  彭英斌称,在信息化方面,李某有两个公司“四一安信”和“博士山”,揽去了两大块业务。彭说,其中的“四一安信”,只干市地税局的项目。

  彭英斌还告诉检方,2005年的票据印刷招投标中,王纪平向他打招呼,意思是尽量让平谷印刷厂和通州次渠印刷厂中标。

  笔录中,彭英斌说:我后来听说,这个平谷印刷厂跟一个叫吴某的人有一些关系,我们市地税局办公室的一些印刷业务都是给吴某做的,一年下来大概也有好几百万元。

  钟小春的笔录透露一个细节,王纪平说,他送的字画是范曾和刘大为的。她事后曾做鉴定,3幅字画都是假的。

(2011-09-13 00:00:00 点击1654)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