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探讨
如何正确理解和把握“共同富裕”

作者:郝永平 杜 敏 文章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时间:2021-04-07

1990年12月,邓小平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指出,“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党的十八大以来,共同富裕问题越来越成为党和人民关注的核心问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坚持与继承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上,聚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现实问题,针对共同富裕提出了许多具有开创性的重大思想观点,推出了一系列具有战略性和针对性的重大政策举措,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共同富裕理论,开启了扎实推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新征程。 

一、从战略定位来看,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目标,更是政治任务 

共同富裕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的基本理想,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目标。马克思在1857—1858年的《经济学手稿》中写道,在新的社会制度中,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将如此迅速,以致“生产将以所有的人富裕为目的”。这是关于共同富裕的最早表述。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也讲,社会主义通过发展社会化生产,可能“保证一切社会成员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质生活,而且还可能保证他们的体力和智力获得充分的自由的发展和运用”。列宁在1918年5月26日的讲话中更直接地指出,要使所有劳动者过最美好、最幸福的生活,“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这一点”。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坚定地把改善人民生活、实现共同富裕当作自己的奋斗目标。可以说,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向着共同富裕目标不断奋进的光辉历史。关于为什么要革命,1925年毛泽东旗帜鲜明地指出,“为了使中华民族得到解放,为了实现人民的统治,为了使人民得到经济的幸福”。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提出“共同富裕”的概念,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为共同富裕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并对实现共同富裕的现实路径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逐步达到共同富裕”。至此,中国、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大踏步走上了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 

党的十八大以来,共同富裕的目标越来越清晰具体,日益成为一种看得见摸得着可落实的现实任务。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十九大报告中明确了新时代的内涵之一就是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时代,并指出实现共同富裕的阶段性目标:到2035年全国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到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党的十九大清晰地擘画了共同富裕的路线图、时间表、任务书,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行动指南。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求到2035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并在改善人民生活品质部分突出强调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提出了一系列的重要要求和重大举措。全会第一次把共同富裕作为一种明确、全面、现实的目标直接提出来,并为共同富裕设定了时间节点,极大地激发了全国人民的奋斗热情。 

2021年1月11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一重要论述站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和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深刻阐明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极端重要性与现实紧迫性。 

从根本上来讲,共同富裕是民生问题,民生就是最大的政治。改革开放40多年,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与变革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所取得的成就也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但是,发展带来的问题依然不少,不平衡、不充分、不协调的问题比较明显。2019年我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65,仍处于0.4的国际警戒线之上;低收入群体占全国居民家庭数的40%;城乡、区域、不同群体间收入差距较大问题仍客观存在。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好,一些群体心态容易失衡、社会容易失序,社会矛盾就会不断加剧,进而影响党的执政基础。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不惠及人民的发展没有任何意义。人民是我们党执政的最深厚基础和最大底气。只有坚持共同富裕的前进方向和奋斗目标,才能取得最广大人民的衷心拥护,从而加强和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才能不断彰显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可以说,能否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决定着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成败。 

 

二、从基本内涵来讲,共同富裕不仅是物质层面的富足,还要追求更高质量、更高品质的美好生活 

“富裕”单从字面上来讲,是指物质层面的丰裕、丰富。但是,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理想,共同富裕不仅仅局限于物质层面。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新社会的描绘,富裕应该是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是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并且,“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 

随着时代的发展,共同富裕的内涵不断丰富与拓展。新中国成立后以及改革开放初期,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落后,在人民尚未摆脱温饱的情况下,首先要解决经济发展上的问题。因此,在提到共同富裕时,更侧重于物质上的“富裕”。但这并不代表忽视共同富裕的精神层面。邓小平高度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反复指出,“不加强精神文明的建设,物质文明的建设也要受破坏,走弯路”;要坚持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的有机统一,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十几亿中国人民摆脱了物质短缺,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都极大丰富。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共同富裕的内涵向追求更高质量更高品质的美好生活、人的全面发展方面不断扩展。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增长。新时代的共同富裕之路是贯穿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全方位和全过程,涵盖经济发达、政治清明、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生态优美等方方面面。到那时,人民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每一个人都能享有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的机会,每一个人都能享有人生出彩和梦想成真的机会。因此,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2035年远景目标的落脚点就是,“人民生活更加美好,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 

时代赋予共同富裕以更丰富、更多元的内容,但其基本内涵和根本目标没有改变。共同富裕是我们党始终如一的价值追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永恒不变的奋斗目标和根本原则。 

 

三、从实现方式来讲,共同富裕不仅要做大蛋糕,还要分好蛋糕 

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它以生产力的发展为根本前提。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当然也是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基础和关键。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对社会主义建设经验不足,对经济发展规律和中国经济基本情况认识不足,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刮“共产风”,国家和人民都遭到重大损失。事实证明,离开生产力的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社会的进步谈共同富裕,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共同富裕客观上要求消除两极分化,它以全体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为基本导向。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提出,允许和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先富带后富,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这样,就会使整个国民经济不断地波浪式地向前发展,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但同时他也强调,经济发展“决不能导致贫富两极分化。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为此,经济体制改革稳步推进,把按劳分配跟按要素分配结合起来确立为社会主义基本分配制度,从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体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到十六大提出“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再分配注重公平”,再到十七大提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收入分配政策逐步调整,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更加注重缩小不同群体的收入差距,避免两极分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不断把中国经济发展的“蛋糕”做大、做强、做优,这是实现“大河有水小河满”的重要前提。不论任何时候,“发展依然是当代中国的第一要务,中国执政者的首要使命就是集中力量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在质量效益明显提升的基础上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同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还要“把不断做大的‘蛋糕’分好,让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得到更充分体现,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十八大以来,继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将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作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努力缩小城乡、区域、行业收入分配差距,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并且提出了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居民收入同步增长、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实现劳动报酬同步提高的“两个同步”。十九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把提高人民收入水平摆在十分重要的位置,打出了完善分配制度、提高人民收入的“组合拳”,既提出在初次分配中提高劳动报酬的比重,完善按要素分配的政策,着力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也强调完善二次分配机制,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的调节力度,合理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还注重发挥三次分配的作用,用社会和市场的力量改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这三次分配既各成体系、顺畅运行,又相互衔接、互为补充,共同构成体现效率、促进公平的收入分配体系。在这种分配体系下,努力推动“两个同步”,不断缩小收入差距,持续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着力提高人民收入水平。 

总之,做大“蛋糕”体现的是经济发展实力,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前提;分好“蛋糕”体现的是制度优越性,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两者互为条件、相互促进,辩证统一于实现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共同富裕的伟大历史进程中。 

 

四、从重要意义来看,共同富裕不仅是造福人民,还是贡献世界 

中国经济发展、全体人民走向共同富裕,不仅造福人民,更惠及世界。1919年,毛泽东就说过,“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新中国成立后,他也指出,“中国是一个具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和六万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强调,“中国把自己的发展看作是对人类贡献的问题,是保证世界和平的问题”。在他看来,中国越发展,对世界的贡献越大,到20世纪末,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小康社会,“中国就可以对人类作出更多一点贡献”。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目标,提出共享发展理念,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加强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打响精准脱贫攻坚战,人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共同富裕取得实质性进展,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向前迈了新的一大步。2012年底,我国有9899万贫困人口,到2020年底全部脱贫,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两不愁、三保障”的目标,历史性地消除了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顺利完成,中华民族千百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脱贫攻坚的全面胜利,创造了世界减贫史上的“中国奇迹”,振奋人心、鼓舞士气,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注入强大动力。同时,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10亿人,民生福祉得到显著提高,在学有所教、老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取得了新的进展。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走共同富裕的发展之路为世界繁荣贡献了力量、提供了中国方案。精准扶贫基本方略的巨大成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率先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国家,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同时,中国不仅致力于自身消除贫困,还积极支持和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共享发展理念、稳步推进的战略部署、精准扶贫的科学策略等一系列重大思想与举措,都具有世界性、普遍性的实践意义,为那些决心摆脱贫困、实现富裕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中国始终站在推动全球化进程的高度,以实际行动承担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使命,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为人类繁荣与发展作出了可圈可点的中国贡献。 

新的号角已经吹响,新的征程已经扬帆起航。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发展阶段,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磅礴伟力,就一定能够顺利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宏伟目标。 

(作者:郝永平、杜,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室主任、教授;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图书和文化馆数字资源建设室主任、副研究馆员)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政治学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28号中冶大厦7层 邮编:10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