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新时期的和平赤字:强权干涉、地区冲突与恐怖主义
作者:高婉妮
文章来源:  《红旗文稿》2017/18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进入新千年以来,虽然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和平发展的大势强劲,但如果把人们对和平的期待看作一项美好的预算的话,那现实世界就是通篇红色的账本。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发表演讲时指出,“我们正处在一个挑战频发的世界。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预期与现实入不敷出,和平赤字令人触目惊心。如何将这一纸赤红变成白纸黑字,化战争与冲突为和平与安宁,成为亟须解决的问题。

  一、 和平赤字,赤在何处? 

  当前,世界局势的演变正向多极化推进,新兴大国与传统大国实力差距缩小,西方价值观长期以来占有的优势逐渐弱化,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潮流混杂,族群冲突与跨国争端频发,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无缝不入,信息犯罪大量发生,和平受到的破坏在广度与深度上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具有不确定性,威胁来源也比以往更加复杂与多元。

  1.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依然横行,“新干涉主义”给世界和平造成威胁。冷战结束后,美欧一些学者鼓吹霸权稳定论,期望依靠一种由大国主导的国际体制来维持世界和平。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美欧等西方国家以“拯救人类”为己任,擅自以武力推翻他国政权,扶植亲西方势力,维护或扩展自己的利益,被称为“新干涉主义”。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人权”“民主”和“自由”标榜,以解救世界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为己任,殊不知,这种单方面的干涉正是践踏他国人权的铁蹄,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在新的时代最为直观的体现。一些国家的所谓“侵犯人权”现象,都有复杂的历史根源和现实原因,西方国家一味地将问题归咎于政府管理不当甚至故意加害并不符合历史事实。相反,西方国家草率而任性的干涉不仅没有解决所谓的“人权问题”,反而将原本比较稳定的国家陷于危难之中,政权不稳,各种势力相互争斗,平民伤亡惨重,老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人道主义灾难更加严重,世界和平受到威胁。更不用说,西方区别对待伊拉克、利比亚与海湾国家,更加暴露出干涉的双重标准——“保护人权”就是个幌子,与西方利益关系的远近才是它们行动的依据。

  2.跨国争端与族群冲突频发,地区失稳,动荡不安。除了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导致的战争与冲突之外,因领土、宗教、种族等问题引起的地区冲突和跨国争端也是此起彼伏,祸患不停。

  朝鲜与美韩之间的矛盾,以及彼此间根深蒂固的敌对和互不信任,不仅影响到自身的安全,也对整个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造成了严重威胁。朝鲜核武器试验和美韩部署“萨德”,令地区紧张态势呈螺旋状上升。

  在西亚北非地区,“宗教之争”“淡水之争”“领土之争”“石油之争”,加上民族矛盾、政治改革和大国插手干预,和平赤字最为严重。尤其是自2010年年底以来,发端于突尼斯的动荡席卷整个西亚北非地区。突尼斯、埃及政府相继倒台,利比亚动荡,引来了英美等国的军事打击,也门内战,巴林、约旦、阿尔及利亚、伊朗等国出现了程度不一的动荡。时至今日,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等国依然元气大伤,内部重建与恢复稳定依然困难重重。

  3.极端组织势力蔓延,恐怖主义防不胜防,引发全球恐慌。长期以来,恐怖主义频频活动于中东西亚北非地区。“9·11事件”后,这些国家与美国等国形成了较为广泛的反恐统一战线,沉重打击了国际恐怖势力在这些地区的嚣张气焰。然而,自2013年以来,随着“伊斯兰国”的强势崛起,这些国家再度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安全环境不断恶化。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恐怖主义风险最高的国家为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叙利亚以及也门。这些国家所在的中东、北非、南亚和次撒哈拉非洲地区发生的恐怖活动占全球恐怖活动总数的84%,恐怖活动致死人数占全球总数的95%。发动恐怖袭击的主要是“伊斯兰国”、博科圣地、塔利班和“基地”组织。

  近几年来,恐怖主义活动范围逐渐外扩至世界其他地区。光是2017年以来,“伊斯兰国”就已在西欧、北欧、西亚、东南亚等地制造了多起恐怖袭击。单就英国而言,自2017年3月至今,“伊斯兰国”就宣称在伦敦市中心议会大厦附近、曼彻斯特体育馆、泰晤士河上伦敦桥附近实施了3起恐怖袭击,造成数十人死亡,上百人受伤。更不用说恐怖分子在瑞典、菲律宾、印尼、伊朗等地实施的自杀式恐怖袭击和劫持车辆持刀行凶,甚至直接与政府军交火事件,造成伤亡无数。而在以美方为首的联军对塔利班势力发动的反恐战争中,包括平民在内的战争伤亡人数至今没有准确数据。恐怖主义袭击与反恐战争,早已成为一对孪生兄弟,不死不休。

  此外,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新的信息获取与传播方式把世界各地区前所未有地连接起来,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为一些心存叵测之人实施犯罪行为创造了便利条件。他们主要以互联网为工具,进行诸如黑客攻击、病毒入侵、金融盗窃及诈骗、贩毒走私、恐怖活动,甚至散布分裂主义、颠覆一国政府的言论等类的犯罪活动。这类犯罪作案手段隐蔽性高,跨越时间与空间,很难凭借一地或一国警力追踪侦破。而且,由于计算机具有“只认口令不认人”的特性,一旦某些破坏性程序被网络恐怖分子掌握,那么对公民个人和社会,甚至对国家造成的安全威胁并不比现实世界的犯罪小。正如一名美国反恐专家曾说过的,拉登的武器是枪支弹药,他后代的武器很可能会变为鼠标键盘。

  二、新时期和平赤字的特点 

  美国学者施维勒用“熵时代”来形容目前混乱失序的世界。国际规范形同虚设,道义底线任人践踏。施害者与受害者界限模糊,人人都可能是和平的守护者,而人人又都可能是和平的破坏者。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在过去十多年来打着“推广民主”“保卫人权”“控制恐怖主义活动”“防止核扩散”等口号,强权干涉他国事务,擅自推翻他国政权,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打开战争与冲突的潘多拉盒子。干涉之前,织造堂而皇之的理由;干涉过程中,利用他国和当地(反对派)军队,极力避免己方军队的人员伤亡;干涉后,察觉帮助构建民主自由国家困难重重后,想方设法撤退。这样一种“巧干涉”,既达到了干涉的目的,又减少了干涉的成本;既消灭了不顺眼的敌人,又(妄想)在当地和国际上留下美好的名声。只是,被干涉国政权动荡,民族分离,国家分裂,民众伤亡惨重,建设停滞不前,无数人离开家园踏上前往异乡的路途寻求避难,无数人因痛恨西方而甘愿沦为恐怖主义者手中的利器。这种不负责任的强权干涉,不仅破坏了被干涉国家和地区原本的政治生态,反过来,也对干涉国本身的国家安全和国际声誉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在地区安全上,传统冲突常常聚焦于对领土、水、石油等资源的国家间或族群间的争夺,而在新世纪以来,尤其是2010年以来,受西方因素影响,西亚北非地区民众以推翻现任政权,发动政治、社会改革为目标,自下而上发动革命政变,再由内而外连片式地扩散。在现代通信技术的加持下,这种动荡极具传染性,也更具破坏性。这给传统的以国家为主的治理主体增加了治理成本和治理难度。

  尽管伊拉克国防部声称:“‘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存在永远结束了”。然而,从近期欧洲频频发生的“独狼式”恐怖袭击就可看出,这些“独狼”们在恐怖组织的极端思想影响和煽动下,选择人群聚集的“软目标”,自发策划、准备和实施恐怖袭击行动。他们是男是女,是年轻还是年老,是高学历还是文盲,人们无从得知,安全部门也更难追捕,因此“独狼”恐怖袭击成为当今世界增长最快的恐怖主义形态。这种分散的不确定的恐怖袭击,加上无人机、机器人技术以及互联网技术等被运用在暴力袭击中的可能性,给今后的反恐行动增添了更大的难度,也令短时间内彻底消灭极端组织变得不太可能。

  三、和平赤字,该如何填补? 

  未来,在欧美地区经济复苏乏力,社会由于移民、宗教、文化、难民等因素被割裂的背景下,焦虑、绝望情绪在整个社会的蔓延将直接导致右翼政治势力的崛起。为了报复西方国家的武力打击,伊斯兰极端组织将会在欧美地区继续发动恐怖袭击。而随着反恐战争的逐步推进,“伊斯兰国”在中东战场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狼群”被打散,“孤狼”散入世界其他地区。和平遭受的威胁在时间与空间上都可能被无限拉长。因此,采取措施填补和平赤字成为当今世界的当务之急。

  首先,各国要尊重彼此主权、尊严、领土完整,尊重彼此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营造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提出建设“和平之路”的思想,正是对填补当今世界“和平赤字”最有力的药方。无论是传统安全还是非传统安全,都会危及全球稳定和发展。不尊重他国主权与发展模式,强权干涉他国事务,不仅不会带来自由与民主,反而会令原本比较稳定的国家陷入混乱,也会给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寻隙的空间,造成更大的伤害。西方国家再不走下“自我高贵,唯我独尊”的神坛,放下对世界地区国家和地区发展模式的“傲慢与偏见”,迟早会被“反噬”,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不尊重他国领土完整和彼此核心利益,擅自插手地区国家之间的争端,甚至偏袒涉事某一方,不仅不会改变争端现状,还会造成冲突升级,引发地区危机与动荡。巴以冲突、朝鲜半岛危机、中国南海争端,等等,无不是在域外国家的干涉中升级加重。因此,要想获得和平,国家之间尊重彼此主权与领土完整,尊重其发展模式和利益关切,必不可少。

  其次,要建立稳定、可持续的政策沟通机制,合力打击恐怖主义和信息犯罪等。信息化将世界连接为一个整体,面对恐怖主义的扩散和网络袭击的成倍增长,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刻不容缓。目前,国际社会缺乏各国一致认可的法律框架,也缺乏行之有效的国际合作机制。因此,各国要建立稳定、可持续的政策沟通机制,尤其是要加强与周边国家和一些重点国家的反恐务实合作,加强情报分享、线索核查、个案合作等方面的机制化建设,提高预知预警预防能力;此外,也要深入参与国际组织(如国际刑警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与东盟执法安全部长级对话等),建立多边反恐机制,加强务实合作。同时,也要统一反恐与信息犯罪标准,不能因与自己利益关系的远近而出现“双重标准”。

  最后,要着力解决发展失衡、治理困境。和平赤字的形成与发展赤字和治理赤字密不可分。要缩小数字鸿沟,降低分配差距,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从根本上推动各国人民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消除和平赤字,打造和平之路、繁荣之路、文明之路。

  (本文受到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号:802680])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中亚研究所)

(2017-09-27 09:35:00 点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