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视角
阿富汗乱局与国际社会的共同应对

作者:傅小强 文章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第17期 时间:2021-09-13

随着美国不负责任地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塔利班在军事上全面反攻,阿富汗局势正步入战乱交织的变局和危局。8月15日,阿富汗总统加尼离阿前往国外,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宣布将组建一个由塔利班牵头的过渡政府。面对阿富汗的重大变局,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有必要采取相关措施,确保地区和平稳定。

2021年8月16日,大量民众涌向喀布尔机场,试图搭乘飞机逃离阿富汗。

 

美国“始乱终弃”酿成危机

阿富汗今天的危变之局,与美国的不负责任和“始乱终弃”密切相关。20年前,美国肆意发动全球反恐战争,用恐吓和武力压迫相关国家选边站队,撒美元收买阿地方势力为美“反恐”卖命,挑动阿军阀部落相互仇杀,可以说是昨日种下的肆意妄为之因结出了今天阿富汗乱局升级之果。无论是“全球反恐”还是所谓“大国竞争”,美国的核心诉求都是维护美国式霸权。谁阻挡了美国霸权,美国就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击谁。

美国在阿富汗随意发动反恐战争,又在阿局势尚未完全稳定时出于一己之私扩大战争规模。2003年,美国借口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支持恐怖主义,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将“反恐”战火烧向伊拉克和中东。这使得“反恐战争”严重扩大化,导致阿富汗问题失焦失准延宕不决。在阿富汗重建问题上,美国打碎了阿富汗旧政权和旧秩序,但并没有建立起一个能满足阿富汗人民对和平的诉求和符合其历史文化传统的新秩序,反而生搬硬套所谓美式民主,一再出于本国私利干涉、扰乱阿富汗人重建本国政治秩序的努力,罔顾民生艰难。

美国更看重阿富汗的地缘战略位置,精力都花在建设军事基地和谋求战略优势等方面,却不愿意花力气解决阿富汗人民的止战与和平诉求,不重视阿富汗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宁,任由阿富汗民众长期陷入贫困和痛苦之中。二十年来,美国在反恐问题上我行我素,长期选择性反恐,滥用武力,严重侵犯阿富汗人民的生存权和基本人权:随意轰炸阿富汗村庄和民众,却以阿富汗救世主和恩人自居;不真心诚意帮助阿富汗摆脱恐怖主义和贫困,造成越反越恐的怪象。在20年“反恐战争”后,藏匿在阿富汗的国际和地区恐怖主义力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毒品经济也越来越泛滥。现在,美国又出于唯我独尊的霸权思维和冷战思维,在反恐上缺乏定力,在阿富汗重建上缺乏责任,为所谓应对大国竞争而从阿富汗全面撤军。美国对阿富汗撒手不管,任由阿富汗内战蔓延,使阿富汗民众再次陷入战乱丛生的严重困境,多年来艰难重建取得的一些成果很可能毁于一旦。可以看出,美国自始至终都是抛弃阿富汗、制造阿富汗危局乱局和导致地区动荡的罪魁祸首。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喀布尔街头巡逻。

 

国际社会应努力控制阿富汗乱局破坏效应

考虑到阿富汗毗邻中亚地区和中国西部,阿富汗不稳定无疑会给其邻近地区带来巨大安全风险。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各相关方正在努力把阿富汗乱局的破坏效应控制在最小范围。

其一,阿塔实力上升成为影响阿富汗未来局势的最大因素,已经有重新执掌全国政权之势。美国、俄罗斯、伊朗等国都改变了对阿塔政策,国际社会各方也正敦促阿塔放弃收容国际极端分子,更不能允许国际恐怖主义势力以阿为基地策划跨境恐袭。阿富汗形势变化提出了国际社会与阿塔打交道的现实问题,今后至关重要的是通过交往来影响和引导阿塔积极建国理政,把阿富汗建设成为中立、和平和安全的正常国家。7月2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时就表示,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并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

其二,阿富汗乱局的溢出效应正在显现。近来,阿富汗战乱已导致阿富汗北部与中亚毗邻的地区安全局势严重不稳,难民、溃兵和暴恐分子夹杂于跨境人群中,严重威胁塔吉克斯坦等国的边界安全和国内稳定。在阿富汗南部与巴基斯坦的边境,巴基斯坦塔利班等恐怖组织甚至回流国内制造暴恐事件,严重威胁巴国家安全,增加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安全风险。阿富汗邻国和国际社会也需要正视这一问题,共同采取行动,遏制阿富汗乱局引发安全外溢。

其三,阿富汗问题相关国际机制和安排需要重新规划。阿富汗战乱已持续了近半个世纪,使阿沦为国际恐怖主义的重要策源地。目前,联合国认定的主要国际恐怖组织有20多个尚活跃于阿富汗,包括“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特别是“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正在阿富汗南部和东北部大肆扩张,与其他恐怖势力合流的态势令人担忧。阿富汗北部更是多股外国恐怖势力盘踞之地,如对中国和中亚国家构成直接威胁的“乌伊运”和“东伊运”。如何敦促阿富汗新政权弃暴向善和战后重建,成为摆在国际社会面前的新课题。

国际社会应对阿富汗乱局,还需要深刻认识阿富汗问题背后的美国因素和美国责任,需要高度警惕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所包藏的祸心。尤其要看到,美国从阿不负责任撤军潜藏着在亚洲大陆腹地制造长期战乱和混乱的阴谋。美国是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现在却一走了之,把“包袱”甩给地区国家。国际社会应该敦促美国认识到仓促撤军的错误,自觉履行为阿富汗和解重建的大国责任和应尽义务,遵守承诺,加大投入。

 

为解决阿富汗问题贡献中国力量

中国是阿富汗最大邻国,始终尊重阿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始终坚持不干涉阿内政,始终奉行面向全体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应对当下阿富汗乱局,中国有必要根据现实威胁、地区安全和区域经济发展的轻重缓急,统筹对美斗争和周边安全大局。可以预料,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阿富汗安全局势将难言乐观,主要挑战是国际暴恐难除、国内乱局难靖、国际合作难全,这也是阿富汗问题长期存在的三大顽症,国际社会在阿富汗将长期面临诛暴、救乱、治乱三大任务。除暴需用力,救乱需量力,治乱需合力,这也是今后中国为阿富汗问题妥善解决贡献力量的三大方向。

阿富汗未来政权仍然存在相当大程度的不确定性。一是内战结果不确定,阿富汗长期的部族文化决定了改旗易帜的频繁,一定程度的外力即可影响战局变化,最终定局是阿塔一家独大还是诸地方军阀共治仍有待观察。二是未来政权与国际暴恐势力的关系仍不确定。中国始终坚持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的基本准则,始终相信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有能力、有智慧处理好自己的问题,管理好自己的国家。但是不管哪派势力上台,国际社会认可和接受的底线就是该政权不支恐不容恐,中国有必要与相关国家一道,敦促阿塔等相关派系完全切割与国际和地区暴恐势力的关系。

中国需要与国际社会一道创新机制,共防阿富汗再度沦为国际和地区暴恐策源地。国际社会不能再把清除极端思想祸害和暴恐势力危害的希望寄托在美国的政策取向上,美国决意从阿富汗撤军的实质就是“只顾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甚至包藏将恐怖主义祸水引向地区国家的祸心。在地区共同安全威胁日益严峻的背景下,也出现了地区国家在反恐和反极端合作方面走向深化的新契机。一是中国、巴基斯坦、俄罗斯、伊朗和中亚国家等相关方可以加强合作,打造阿邻国合作机制等地区安全协防机制,共同防范极端势力从阿富汗向周边国家流窜,形成不能让暴恐势力以阿富汗为据点威胁近邻地区的共识和共举。二是应进一步加强上海合作组织反恐平台建设,由中俄两国牵头,帮助地区国家加强边界管控,防范暴恐回流,促进去极端化进程。三是鼓励地区国家各显身手,特别是在边境管控、力量建设、装备援助和情报合作等方面加强协调和合作,聚焦发展问题,在互联互通过程中建设安全防护网和安全缓冲区,统筹安全和发展。

中国与阿富汗传统友好,历来奉行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的政策,支持阿富汗国内各方以“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方式构建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中国有必要综合考虑阿富汗过往历史,结合中国优势,为阿富汗问题的解决贡献中国力量。阿富汗地缘位置特殊,处于中亚与南亚的交界处,大国在此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这也导致历史上许多大国在此投入过度,陷入所谓“帝国坟场”。中国应特别关注阿富汗问题背后的大国因素,特别是需要高度警惕美国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中国需要视情而动,量力而行,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外交、安全、援助等手段,保持资源投入的节奏和力度。结合阿富汗局势演进,适时在阿推进“一带一路”和互联互通建设,根据中阿两国需要和客观条件开展务实合作。

归根结底,阿富汗的未来和前途需要由阿富汗人民自己选择和把握。中国始终坚持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的原则,在阿富汗没有地缘政治诉求;中国也长期致力于发展与全体阿富汗人民的友好关系,致力于打造两国友好的纽带。中国有必要与阿富汗国内各方力量广泛接触,督促其承担起打击恐怖主义等国际义务,与“东伊运”等一切暴恐势力划清界限。另外,中国今后有必要以多种方式参与各种涉阿机制,重点做好阿富汗与中国邻近省份的各层次交流工作;可以与相关国家协调开展类似“对口支援、分片负责”的合作模式;应共同倡导“区域共识”,即以发展促安全、以安全保发展的共识;与各相关方共同把阿富汗问题的不利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与阿富汗人民共同促进地区安全。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政治学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28号中冶大厦7层 邮编:10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