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主流媒体与民众的信任关系破裂
作者:王维佳
文章来源:  《红旗文稿》2017/9

  毫不夸张地说,2016年的美国大选不但是一场建制派和局外人之间的战争,也是一场新闻界与特朗普之间的战争。大选刚刚结束,“媒体的失败”就成为舆论热议的关键词。著名记者迈克尔·沃尔夫一篇被广泛转载的短文写道:“美国大选中的政治认同已经分野成相互诅咒和对抗的两派,一个是特朗普派,一个是媒体派”,而“特朗普的胜利揭示了媒体自以为是的失败”。《洛杉矶时报》的评论更富有历史感:“从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再到如今的特朗普胜选,媒体已经走进了死胡同,13年内的3次打击,美国新闻界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系统性挫败”。

  美国是现代新闻业的摇篮,而新闻业也向来是美国向外展示其民主制度优越性的样板。在上百年的发展历程中,主流媒体的知识精英一直扮演进步事业的先锋和人民大众的代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美国新闻界如今面临的危机,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业危机,而更是一种文化共识危机和政治危机。

  这场危机以各种现象和问题展现出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美国主流媒体在选战阵营上的一边倒及其最后的失败。这个现象不能简单地从媒体偏颇的角度来理解,而是展现了主流媒体与美国政治建制派的高度融合。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CSB)对100家美国媒体的大选报道进行分析,发现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57家都明确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而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只有区区2家。除了统计数字,我们也能从经验中很容易分辨出两位总统候选人在媒体圈的不同待遇。尤其是那些严肃的全国性媒体,他们在谴责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时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那种将媒体视作民主社会一个独立功能分支的观念,显然无法解释这种报道立场高度政治化和同质化的现象。

  有趣的是,媒体精英虽然不喜欢特朗普,但是却给了他足够的曝光时间。廷德尔媒体调查报告的结论显示,2015年党内初选期间,在总共1000分钟的全国性电视新闻大选报道中,特朗普获得了其中327分钟的曝光,远远领先于其他候选人。相形见绌的是左翼进步人士桑德斯,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只获得了20分钟的关注,不到特朗普的1/16。很多媒体人为此自责,对收视率的片面追求不仅提升了特朗普的被关注度,而且为他节省了大量广告费用。

  由此可见,对美国新闻界来说,建制派的政治意识和媒体寻求商业利润的动机成为一对尴尬的矛盾。如果说特朗普的竞选成功地利用了这对矛盾,那么,从政治主张到制造话题能力都难以被主流媒体接纳的桑德斯,就只能被排挤在聚光灯之外了。实际上,正是这位民主党的候选人将贫困问题、再分配问题等长期被建制派忽视和掩盖的问题带入了竞选之中,而他为此所做的大量努力都无法经由大众媒体而成为公共话题。

  媒体精英们对现存体制下各种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充耳不闻,这种状况最终导致他们被基层大众所抛弃。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统计,当前只有18%的美国民众保持对媒体的信任,而美国新闻学会的调查结果更显严重,媒体信任指数只有6%。在2016年,西方新闻界失信于民的难堪处境被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这两个事件以戏剧性的方式展现出来。任凭主流媒体对脱欧派和特朗普支持者如何的讽刺、嘲笑和攻击,最终的选举结果都宣告了其影响力的衰弱。

  在欧美社会中,媒体与公众之间信任关系的破裂是一个历史动态过程。从20世纪末开始,伴随着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浪潮,“媒体公正准则”和媒体垄断壁垒被相继废弃,传媒行业的商业潜力被大规模释放,而其公共服务属性则逐渐跌入谷底。对注意力资源进行高效开发利用的诉求代替了服务公众、促进民主的功能成为传播领域的首要准则。这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消磨了新闻界的社会责任意识,带来了公共生活的去政治化;而且也给整个传媒行业的产业生态变革埋下了伏笔。

  在这一轮商业化和媒体资本整合的过程中,“新闻自由”这一经典的价值观标签持续褪色,不但无法为言论意见的多样性提供保障,反而沦为解除各种公共约束的空洞说辞。借用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模糊的言论自由概念,媒体集团将有主体意识的个人自由与公司商业行为的自由进行混淆,从而为他们的市场扩张找到了金字招牌。

  时至今日,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并购与联合,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已经掌握在少数几家全媒体集团手中。这些垄断媒体本身是全球市场扩张的受益者,因此也是全球化建制的坚定支持者。与此同时,全球化催生的跨国资产精英和追捧商业世界主义文化的知识劳工阶层成为主流媒体最为倚重的目标受众。这些人集纳在西方社会那些高度依赖于全球市场的行业,并生活在传播资源高度富裕的全球都市之中。大众媒体按照商品价值大小对受众群体进行的区分直接带来了媒体精英与全球化建制派相互融合的结果。也由此带来这一群体在生活经验、价值观念、审美品位等各个方面与基层民众之间的系统性脱离。这种状况最终在同一个共和政体中创造了两个相互隔绝、甚至相互对抗的文化空间。“新闻自由”因此成了社会精英的独享自由,成了社会大众的意见禁锢。

  传播资源高度垄断的现实使得新闻职业群体的自主空间变得越发微小。建制派政客、媒体集团、全球资本精英已经结合成了一个利益高度关联的共同体,主流舆论机制的工具化属性再无法被“新闻自由”这个内涵空洞的遮羞布所掩盖,与此同时,美国社会中的基层劳工群体在全球化市场中的困境,无法在传播领域得到有效表达,他们自发的行动又常常遭遇媒体精英的奚落。总之,经过30多年从传播内容到产业结构的商业化转型,新闻媒体这个西方社会民主共和理想和言论自由观念的支柱已经失去了回应社会关切的能力,日益沦为全球化建制派的宣传工具,也由此最终丧失了美国底层民众的信任。  

  (作者: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2017-05-11 15:09:00 点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