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文章
特朗普时期俄美关系前瞻
作者:李自国
文章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年2月9日

  【核心提示】俄美关系转圜,至少不再恶化,符合全球的利益,一定程度上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俄美关系回暖与中俄关系生隙没有必然联系,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和发展,有来自美国压力的一面,但更主要的来自双方关系的内生性。

  在本次美国政权交接期,俄罗斯成关键词之一。特朗普主张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与奥巴马执政时期形成反差。同时“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也成为热议话题。改善两国关系能否变成现实备受关注。而关心俄美关系变化的不仅有当事双方,俄美走近会影响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那么,如何看待这种变化?而俄美关系又能走多远?

   以平常心看俄美关系变化 

  中美俄三角关系总是在变化中,三个边的长短也不断变化。但冷战结束后的总体态势是美国遏制中俄,中俄联手应对美国压力。不同的是,有时中国是优先遏制对象,有时俄罗斯是首要打击对象;有时俄美矛盾尖锐,有时中美冲突明显。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明显针对中国;而乌克兰危机后,美国又把俄罗斯视为重大威胁。针尖对麦芒式的反击使双方关系一再恶化,美国主导的西方不断强化对俄制裁,北约和俄罗斯也不断举行针对对方的军事演习,氛围越来越紧张。但所有政治家和民众都清楚,如此下去,擦枪走火将在所难免,而战争又是谁都不想要的。正如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指出的,俄美关系不会再恶化了,因为已经到了坏到不能再坏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俄美关系回暖是必然的。主张缓和与俄罗斯关系的特朗普受到俄方的欢迎,“俄罗斯官员甚至不加掩饰地流露出对美国改朝换代的满意之情”是可以理解的。俄美关系转圜,至少不再恶化,符合全球的利益,一定程度上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俄美关系回暖与中俄关系生隙没有必然联系,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和发展,有来自美国压力的一面,但更主要的来自双方关系的内生性。如果中俄关系因美国领导人换届就发生变化,那也就不是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在梅德韦杰夫执政初期,俄美关系也“重启”过,梅德韦杰夫与奥巴马曾一起吃过汉堡包,但中俄关系并未受到冲击,而是不断刷新“历史最好时期”,这也证明中俄关系是稳固的。中俄双方都清楚,只有互为战略支点,才能处理好与美国关系,而“俄罗斯和中国拥有共同的目标,就是打造一个美国不会危害我们的世界”。

   双方冲突点有望变少 

  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再表示,俄罗斯希望与美国全面恢复关系,但也表示,“这将是一条艰辛的道路,俄愿意做出自己的努力”。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改善与俄关系势在必行,没必要与俄为敌。但俄美关系到底能改善到什么程度,对特朗普寄予很高期望的俄罗斯心里也没底。普京指出,谁也不知道竞选时作出的哪些承诺能够落实,哪些会转瞬即逝。但俄方一致的判断是,改善关系是大势所趋,且有一定空间。特朗普竞选胜利本身就是革命性事件,它是普通民众对政治精英的胜利。而美国老百姓不会从意识形态方面考虑国际问题,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饭碗。因此,美国必然改变其“全球主义”,逐渐放弃当世界警察这种出力不讨好的工作,因此,“战略收缩”是必然的。首先,美国从俄罗斯势力范围撤出,俄美对立的情况必然缓解。其次,特朗普关注的焦点是经济问题,其“让美国再次强大”手段是减税,逼迫企业搬到美国,迫使中国等开放市场。在特朗普还没正式就任时,中美就冲突不断。俄方认为,未来中美矛盾将是主要矛盾,俄美矛盾退居“二线”。而同时,由于美国提出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求欧洲、日本等承担更多军费支出等,美与邻国和盟友的关系也会出现障碍。因此,美国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诉求是真实的、强烈的。再次,在中东问题上,特朗普虽然不喜欢巴沙尔·阿萨德,但他不以推翻阿萨德政权为目标,这与奥巴马发誓要推翻阿萨德是不同的。特朗普要打击的对象是“伊斯兰国”,而俄罗斯既打击“伊斯兰国”,也想保阿萨德政权,这样俄美就找到了共同点。俄方的上述判断的确有其合理性,也是俄美关系回暖的主要依据。

   俄美关系能走多远? 

  俄美能否走近主要取决于国家战略利益是否一致,而不是领导人的意愿。尽管俄美关系有望回暖,但两国不可能建立任何形式的战略伙伴关系,最多是“让两国尽可能远离冲突”。两国的结构性矛盾没有本质变化。

  第一,俄罗斯与美国的相互认知不会变。从俄罗斯方面看,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遏制政策不会发生根本变化,只是随着时间和执政者的变化,遏制的强度和手段出现微调。在美国,视俄罗斯为威胁的绝不仅仅是民主党,在共和党内也有大量的人认为俄罗斯是“敌人、苏联的继承者”。

  第二,俄罗斯要战略威慑平等,而美国不可能给。俄罗斯经济规模与美国相去甚远,唯一能与美国“平起平坐”是战略核威慑,这是俄获得美国“尊重”并成为世界一极的依仗。但美国为保障自己及盟友的绝对安全,不断部署反导系统,削弱俄罗斯的“杀手锏”。借口防范伊朗导弹,美在欧洲不断强化反导系统;在亚洲推动部署“萨德”系统,加强美日军事同盟等。这些项目不会因特朗普上台就下马。

  第三,美国不会从俄罗斯的“地盘”完全撤出。俄罗斯将独联体空间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俄要求西方特别是美国承认其在这一地区的特殊权力。尽管特朗普表态要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占领,但不可能真正实施。而美国统治精英更不可能同意。俄方认为,特朗普时期美国将从独联体空间撤出只是一厢情愿,特朗普即使“有限撤出”,也会提出交换条件,而俄罗斯能拿出的交易筹码有限。

  第四,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差异。俄罗斯正在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而不再是西方式道路。预计,2018年普京将继续参选总统并获胜,这样其执政将长达20年,间接执政24年。这与西方的价值观是完全不同的,西方的批评调门会更高,特别是美国的主流精英。

  未来,俄美关系改善有两个“试金石”。一是2017年3月美国会不会解除对俄制裁。如果特朗普顶住压力全面解除对俄制裁,则俄美关系改善速度会加快;如果是部分解除,则说明美国反俄精英已在很大程度上“改造”了特朗普。一再质疑“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特朗普最终认可了“俄罗斯黑客曾经入侵并干扰美国大选”,并表示将采取应对措施。这也说明,特朗普正在修正选举时提出的主张。二是乌克兰问题能否相互妥协并走向解决。乌克兰问题不仅仅是美俄的事,而是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事。如果欧洲新一轮选举中,勒庞等“反建制派”获胜,特朗普有可能联手欧洲新力量,与俄罗斯达成妥协,美国将部分承认俄在独联体地区的“特殊地位”,而乌克兰将成为“牺牲品”。如果欧洲未“变天”,特朗普不可能单枪匹马与俄媾和。退一步讲,即使上述“试金石”进展顺利,也只是俄美关系走向缓和的最初两步,离“解套”还很远。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

(2017-02-09 11:41:00 点击)
关闭窗口